Mandarin

 Baobab Home(猴面包树之家)的历史与机构简介

 2004年,Mwandu Caito和Terri Place夫妇在坦桑尼亚巴加莫约市建立了Baobab Home。在坦桑尼亚,Baobab Home是一个经注册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由志愿者组成的理事会监督机构理念、法律和财政上的目标,以及核准所有的经营方式和其他规章制度。Baobab Home同时也在美国新泽西州注册为慈善组织,并在2005年12月获权免除联邦税务。

 2008年,一些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资助者们主动提供了一笔捐款。用这笔捐款,我们在巴加莫约市郊购买了10英亩美丽而肥沃的土地。我们使用可再生能源,以太阳能供电,以生物沼气给厨房供热。

 

 我们的五大社区项目

 “Baobab Home”这个名字通常指我们于2008年成立的儿童之家,但是Baobab Home作为一个慈善机构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越了仅仅是儿童之家。我们致力于帮助巴加莫约地区数以百计的孤儿和弱势儿童,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其他受贫困影响的人。在过去的九年中,我们应对不断变化的艾滋危机,创建了一系列以社区为基础的项目来帮助人们满足食物、教育和住房等基础需求。我们的项目包括以下这些:

 Baobab 儿童之家

2004年12月24日,Baobab Home向孤儿和弃婴们敞开了大门。通过社区工作,我们试图确保孩子们能够在亲戚的照顾下在自己的家庭中成长,而不是孤儿院中,甚至包括我们自己的孤儿院。不幸的是 ,有的时候婴儿们被他们的家人遗弃,有的时候即使我们提供帮助,孤儿的亲戚们也不愿意接受他们。Baobab Home为这些孩子提供一个温暖的家,让他们可以享受爱、均衡的饮食、教育、医疗,也让他们远离有关艾滋病的歧视。迄今,共有20个孩子在Baobab Home与我们一起生活过,其中10个孩子与他们家庭重聚或被领养,1个孩子在2010因艾滋病逝世。目前,有9个孩子住在Baobab 儿童之家。

 早餐计划

自2005年8月起,Baobab Home共为当地学生和艾滋病人供应了超过20万份热早餐。早餐计划在当地的学校起步,我们为巴加莫约地区最弱势的孩子们供应uji(一种简单而高热量的早餐,由小米、大豆、花生、玉米和大米制成)。这个项目也给我们一个机会密切关注这些孩子,留心家庭问题的迹象(如体重下降、伤痕、疾病、破损或者被偷窃的制服等)。2009年,早餐计划搬迁到了当地的艾滋病医院,在那里我们每个月为艾滋病毒阳性的病人们提供1000份uji早餐。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有能量和注意力,听从并接受医生的建议。病人每月仅有这一次与医生见面的机会,他们需要利用这次见面集中注意力学习如何照顾自己的身体和如何防止艾滋病毒的传播。

 一起坚强 (Strong Together)

在坦桑尼亚,有约16万儿童目前正在接受针对艾滋病毒的治疗,而真正受病毒感染的儿童数量是这个数字的三倍。Baobab Home相信这些权利被忽视的孩子们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因此,我们为巴加莫约受艾滋病毒影响的儿童组织了一周两次的互助小组活动。活动中我们跳舞,在海滩游泳,进行艺术创作。我们讨论的话题包括偏见、死亡、父母,以及其他一些他们作为艾滋病毒阳性儿童成长过程种可能面临的问题。小组的领头人是28岁的Goerge Zacharia,过去13年中他一直在与艾滋病毒斗争着。在孩子们眼中,他是个有才华的指导老师和优秀的大哥哥。我们征募了国际志愿者来帮助开展活动、承担活动中营养餐饮和水果的费用。大多数互助小组的见面会在“Halima奶奶”(“Bi Halima”)家开始。Halima奶奶是一位艾滋病毒携带者,她致力于改善孩子们的健康状况和生活质量。

 Steven Tito学院(STA)

STA位于我们15英亩的农场上,这是一所由慈善资助,采用英语教学的小学。小班教学的模式让每个孩子都能得到特别的关注来帮助他们发展成为终身的学习者和领导者。STA拥有多个花园,我们希望将环境学和科学发展为我们的强项。

 教育支持

2006年1月,一家当地的流浪青少年收容所解散了,男孩们再次流落街头。Baobab Home接纳了9个男孩,他们都通过了7项标准考试。我们为他们每个人都找到了赞助者,以给他们提供住所和继续接受教育的办法。在这些赞助者的帮助下,这些青少年们有的在中等学校就读,有些进入了职业学校,学习社会工作、新闻工作等的相关技巧,他们都得以继续他们的学习。此外,Baobab Home还在巴加莫约赞助了许多无法承担学费青少年,并为买不起学校制服的学生提供制服。我们尽心尽力地确保孩子们享受他们应受的教育,不被贫困所干扰。

 

 

Do you like this page?
Sign in with Facebook, Twitter or email.